首页 > 新闻公告 > 要闻资讯

南海裁决“自掘坟墓”, 中国进入“国际法元年” ---记西安交大“南海仲裁:解读与应对”圆桌讨论会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6/7/15 0:00:00


2016712日,中菲南海仲裁案最终裁决公布,举国聚焦,环球瞩目。2013122日,菲律宾单方面就中菲有关南海问题提起仲裁。我国一直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仲裁的立场,并主张仲裁庭对该案明显没有管辖权。2014127日,我国政府发布《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详细阐述以上立场。20151029日,仲裁庭做出《管辖权和可受理性裁决》,裁定对菲律宾所提部分诉求拥有管辖权,并将其余诉求的管辖权问题保留至案件实体阶段一并审理。2015712日,仲裁庭做出最终裁决,裁定对菲律宾所提诉求,除了第14(a)(b)(c)小项之外,均有管辖权,并就实体问题做出了肯定菲律宾几乎全部诉求的裁决。

2016713日,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丝绸之路国际法与比较法研究所第一时间延请多位国际法专家(其中数位在不同阶段实质性参与了国家相关工作),举办了南海裁决:解读与应对圆桌讨论会。此次研讨会由西安交通大学校长助理兼法学院院长、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长江学者讲座教授单文华教授主持;西安交通大学苏金远教授、胡德胜教授,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潘俊武教授、王泽林副教授作了发言;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万强教授进行了点评。


单文华教授在致辞中指出,南海仲裁涉及约37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海疆,不仅影响中国的重大国土安全,而且影响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和中国和平崛起的总体外部环境。从国际法角度看,南海仲裁案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以来最具影响、最有分量的案件,也是国际法走出庙堂,广泛深入地走进中国寻常百姓家的标志性事件。在这个意义上,2016年可以称为中国的“国际法元年”。他表示,南海仲裁案的完全一边倒的裁决可以说是自掘坟墓,埋葬了事前有些人对其可能做出部分公正裁决的幻想。单文华教授强调中国的崛起必须伴随国际法学力量的崛起。为此,他鼓励国际法师生以推动世界法治为己任,以我研故我在的精神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同时也鼓励更多的青年才俊投身祖国国际法崛起的伟大事业。


潘俊武教授结合实务经验和学术研究,作了题为《南海仲裁强制仲裁管辖裁决无效的法律分析》的发言,主张应对关键仍在管辖权问题。潘俊武教授认为,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不具有管辖权,其所作一切裁决都属无效,不能产生任何法律效果。潘俊武教授认为,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81条规定,要适用强制仲裁有两种情况:一个是争端方没有协议自选争端解决手段,二是如果争端方协议自选了争端解决手段,适用自选手段没能解决争端,而且在争端方的协议中不排除强制仲裁的适用。按照《公约》第282条规定,只要争端方就争端解决手段达成协议,在尚未用尽此解决手段前强制仲裁不得适用。潘俊武教授还认为,仲裁庭在其管辖权裁决中毫无道理地认为,因为《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不具有法律性质,所以其第4条就不具有法律性质。事实上,《宣言》第4条的内容与《东南亚友好条约》第13条的内容完全一致,是对《东南亚友好条约》中有关争端解决手段条款的确认,具有法律性质,对中国和菲律宾都具有法律拘束力。谈判解决南海争端已经成为中国与东盟各国的法律确信,这不仅反映在《宣言》和《东南亚友好条约》中,而且还反映相关国家的实践中。

王泽林副教授围绕南海仲裁裁决详细阐述历史性权利的概念、性质和历史来源,并梳理和点评了仲裁庭观点。王泽林副教授认为,仲裁庭对菲律宾的第一、二项诉求并无管辖权,谈不上去解释《公约》中历史性权利的含义,剥夺中国的南海历史性权利更是非法无效。王泽林副教授认为,仲裁庭在裁决关于历史性权利部分的推理过程存在严重的缺陷。一是将《公约》第298条的排除性条款“historic titles”解释为历史性所有权,无论是从字面或立法背景解释,这都明显违反条约的解释规则,而仲裁庭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取得对这两项诉求的管辖权;二是仲裁庭认为《公约》生效后,与《公约》发生抵触的历史性权利已经消失,应该适用《公约》规定的各海域制度。这种解释显然错误,《公约》并未明确否定历史性权利,不能以《公约》为借口来剥夺国家的历史性权利,更不能以加入《公约》就视为放弃历史性权利。仲裁庭的推理逻辑存在严重的瑕疵就是为了剥夺中国在南海享的历史性权利。


苏金远教授围绕《菲律宾所提南海仲裁案裁决涉及南海地物之法律地位部分:解读与出路》,详细解读仲裁裁决对相关南海地物的认定,认为仲裁庭越权管辖,在诸多问题上未能秉承国际司法和仲裁机构应持有的审慎态度,却作出一份极端的裁决,恰说明其高度政治性,我国不承认、不执行裁决有理有据。苏金远教授认为,仲裁庭不仅通过曲解法律和歪曲事实等手段,肆意扩大管辖权,而且试图通过否定我国在南海的历史性权利,否定我国将南沙群岛作为一个整体主张海洋权益的权利,否定太平岛等单个岛礁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能力,达到全面否定我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利的目的。苏金远教授认为,我国向来基于南沙群岛整体主张海洋权利,仲裁庭草率否定大陆国家远海群岛制度的合法性。而即使单独来看,仲裁庭对所涉单个地物的法律地位的判断也存在明显的法律和事实错误。仲裁庭花费大量篇幅企图否定太平岛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能力,进而否定其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能力。而事实上,太平岛的法律地位问题仅是其确定对美济礁、仁爱礁法律地位的管辖权的附带问题。仲裁庭大花笔墨论述,本身就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仲裁庭将美济礁、渚碧礁认定为低潮高低,属于菲律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一部分,存在严重证据缺陷。苏金远教授认为,我国中南海相关地物上的建设活动是合法行使自然资源永久主权的行为,应予以维持,并在必要情况下增加、扩大,并可在必要情况下设立防空识别区。


胡德胜教授认为,我国应在坚持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裁决的同时,以实际行动坚决而有效地维护我国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伸张国际公理,维护国际法治。胡德胜教授认为,《波茨坦公告》将日本的主权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四岛之内,我国战后从日本手中取回了南海诸岛,并为当时的国际社会广泛承认或者默认。胡德胜教授建议,我国可考虑划定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的领海基线,移除非法坐滩仁爱礁的菲律宾船只,继续并加快在南海诸群岛设施建设。他还建议,我国应通过官方和民间多种路径,全面、深入而客观地宣传仲裁庭裁决的非法性,特别注意揭露美、日、菲以及作为其代理人的非法仲裁庭和不良仲裁员、专家证人的险恶之心。胡德胜教授还认为,我国在国际条约谈判过程中要加强全局考虑和规划,争取将自己的权利纳入条约体系;我国参加国际公约时应持更加谨慎的态度;我国应充分利用相关国际条约,将从日本手中取回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完整地固定下来;我国应采取合理的、实际的措施,维护国家利益。


在评点环节,李万强教授指出12日的南海裁决不是中国南海斗争的败局,也不是南海法律战的结局。在程序方面,从法律的角度,不论是官方还是学界都已有很多的分析。从学理、历史与现实的角度,所谓仲裁庭的管辖也存在很大的问题。国际争端可分为政治性争端和法律性争端,政治性争端关涉国家核心利益,法律因素与非法律因素盘根错节,试图用司法的解决方法往往不仅达不到定纷止争的效果,甚至还会制造新的麻烦或更多的问题。国际社会的治理与国内社会有实质的不同,许多情况不能类比。比如,长期以来国际司法机构的管辖权都是基于当事国的同意确立的,国际社会并没有为每一项国际争端都提供了强制性的司法解决途径。尽管这一状况有所改变,但是国际司法机构在处理政治性国际争端时保持适度的司法克制仍然是妥善之道。此次南海争议的仲裁庭在行使管辖权问题上的积极进取之势令人匪夷所思。在实体方面,仲裁庭对太平岛性质的认定更是令人大跌眼镜,可以说是对人类智商赤裸裸的藐视。这样的裁决结果,与其说是对中国的抹黑,不如说是仲裁庭本身的自黑,以及对南海仲裁案始作俑者及其支持者的高级黑!联想起2012年日本冲之鸟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申请案及其投票结果,我们要意识到,国际法治的进步不单是国际立法的进步 ,国际司法的进步也任重道远。


在自由讨论阶段,与会师生和社会各界人士踊跃提问,各位专家学者耐心解答。研讨会现场座无虚席,许多人站立聆听,气氛十分热烈。此次研讨会第一时间反馈南海仲裁案,发言和讨论专业深入,有力激发了广大师生对该案和中国崛起的法律供求的深入思考。南海法律战仍在继续,同胞们需不懈同心戮力!

 

(文字:王鹏、王靖宇)

版权所有:丝绸之路经济带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咸宁西路28号          邮箱:fxy@mail.xjtu.edu.cn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Centre for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Studies          Add:28 Xiannning West Road,Xi’an 710049,P.R.China          E-mail:fxy@mail.xjtu.edu.cn